特立独行罪

今天似乎什么也没干,一整天纠结于一个技术问题,然后恍然大悟,我所实施的并非是我想要的直接目的,通常是这样,还没有规划好一个合理的路线就开始干了,然后发现方向不对……很显然,如果不开始干,那么就不可能知道方向是不正确的。

——

“昨晚路上被车撞了,车主开门朝我走过来,还好我急中生智,眼睛一闭赶紧喊:“规矩我懂,别让我看到你,看到你我就没命了,你赶紧开车走吧!!!这点钱算我孝敬你的!!!”说完我把钱包往地上一扔,闭着眼爬开了。现在想想好险噢。”

——

案情大家都知道,很简单,都是记者们越搞越大,不过,要是没有那些个法院的傻逼问卷和傻逼大学生,可能记者们也不想搞这么大,低调一点嘛,说不定就混过去了,留下一条命,按照<Criminal.Minds>的剧情,像药八刀这种被砖家确认心理有问题的人的确可以不用死刑,终身监禁或者保守治疗,也许经过长时间的心理治疗还可以转到精神病院这种地方,问题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美帝很多州没有死刑,法官作出那样的判断可能是基于州和州的区别,CCAV的砖家从纯学术角度来探讨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在大陆这种法官只是个传话筒的地方,谁也不会相信药八刀会把他的终身监禁服完,可能大家都在期盼着死刑,不过,我倒是更期盼刀下留人。

又翻阅了一下典籍,我发现民国时期那些针砭时弊的文章真的很适合当下,完全是一个字都不用改(呃,具体到什么部门的名字可能不太一样),but,indeed,虽然是一个字都不用改,但适用的环境并不一样,问题的关键在于,文人们并不care社会的性质和生活的品质,只要有饭吃,有笔写,有观点可以表达,他们就要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家宝要大家讲真话的发言,海外媒体多认为是有人意识到大陆遍地谎言,而精明的大陆文人们则敏锐的意识到这更像是百花齐放,秋后算账,所以,身处的境地不同,得出的感受是全然不一样的。

高中班主任和一些工作中的领导都曾经说过我“特立独行”,喔,希望这不要成为一种法定的罪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