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长度很多时候都不取决于细胞的寿命

下午不得不去机房看望了漂亮白嫩的前台MM,居然穿了裤子,可能是今天比较冷吧,好多人都在叫冷,我倒是没怎么觉得,也许是我比较麻木的缘故。为什么要去机房呢?这个原因很多,比如不想呆在办公室想出去走走,出去买点零食,到故宫博物院拍几张照片,交通费报销发票还不够,以及服务器被热死了……是的,就是被热死了,这些人,为了省钱,把机器一个一个堆起来放,摸到机器屁股后面我居然有被烫到的感觉,哇,被烫到哦,查看了一下系统日志,果然是被热死的。

生命的长度未尝不是如此,居住在热带的人寿命普遍短于居住在寒带的人,因为合适的温度使得人在热带的时候细胞分裂速度快于寒带,但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愿意去热带生活而不愿意去寒带呢?毫无疑问,是细胞加速分裂带来的活力和快感,但生命的长度很多时候都不取决于细胞的寿命,而是取决于一些不可预料的因素。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巨肥的MM,之所以说巨肥,是因为她的肚子快要碰到方向盘了,每踩一脚油门或者刹车,我都能感觉到她的肚子在抖动……不知道是不是腿太短的缘故,我总觉得她在座椅上弹跳着开车……

沿途各个旅游景点的游人一如既往的多,各色打着旅游团小旗的导游呼喝着四处乱窜的游客,似乎白花花的大腿也没那么多,可能是因为下午三四点都收班了。

我相当英明的赶在下雨之前回到了地下室,幸好没回公司,不然要被湿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