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天安门

尼玛啊,读了两个小时之后,发现喉咙痛,都是“吐痰”吐的,午睡的半个小时可能是空气太凉,环境太安静,被楼外汽车喇叭和装修的声音惊醒好几次,当然了,神经衰弱也是有可能的。昨天的雪实在是太小了,地面只是打湿了一点点,今天就已经完全不见影踪,我在路上的时候的确想过要告诉你,而且我也想过我不告诉你你肯定会问我,但究竟为什么没有告诉你,这个原因,我的确是想不起来了,最近似乎有点健忘。

七七问我下雪没,我说下了,然后告诉她周一上扣扣找我要于辛庄的照片,已经过了两个月,都还没发给她。牛牛说下雪了吧,爽了吧,我说太小了,雪花都看不到,她说慢慢来,一下太猛怕你hold不住。

和公司女同事走得很近的结果就是,很多明里暗里的八卦不经意间就透露了出来,然后发现这个男女关系好像有点混乱,比如这个谁和那个谁,又和那个谁这个谁,以我如此敏锐的眼光,居然没有看出来,她们将这种情况总结为我一旦涉足恋爱关系,智商立刻从高位跌至负数,失恋之后变为零,然后随着时间慢慢上升。

走出大厅的时候,突然觉得,似乎有点无聊,于是转向地铁站,前往天安门。倒不是没有看过夜色中的天安门,很多次深夜从出租车里看着路过的天安门和人民英雄纪念碑,既没有庄严也没有肃穆的感觉,就和看见常见的高楼一样。天安门附近和我记忆中的没有太大变化,这些看起来不太明亮的街灯上摄像头最多有十个,最少的也有五个,对着各个方向,但是都没有红外摄像头,可见还是主要依靠人力进行防控,长安街上其它的岔道或者地下通道,都有红外摄像头。以前拍照片,总是不喜欢把人拍进去,一是我不太喜欢活物,二是很难有一种整齐的美感,后来我觉得,没有人物参与的照片,其实是很不生动的,而且很难产生故事情节。天安门广场上人很少,大概只有一百人不到,几乎都在拍照片,没有闲逛,停留的路人,我在门口走了几个来回,有一对年轻夫妇让我帮他们合影,应该不算年轻吧,男人都有啤酒肚了,女人身材也很壮硕,拍了两张,女人拿过相机仔细的看了又看,很满意的谢过我。有一对情侣把我当作韩国人,先用朝鲜语嘀咕了一句,然后说“你是中国….”到了一半改用英文“Are you Chinese?”我说:“中国人”,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应该回答:“I’m Indian”,女孩子笑得不行要拉着男孩子走,男孩子还在边走边说你的打扮好像韩国人哦!

当手脚都被冻僵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痛感,因为已经麻木了,首先感受到压力的是心脏,被冻过的血液回到心脏,引起一些不适感,并不是我不怕冷,而是如果只是因为怕,就不去做一些事情,那这人生,未免也太过平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