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三个包子

早读完毕发了段朗读的课文给法语MM。

中午的时候去庆丰包子铺,吃到最后三个包子,还是没有吃下去,以前总觉得是缺乏营养,使劲的吃啊吃啊也不见长胖,现在好了,没得吃。小伊说收到了日历也不告诉她,我说我写到日志里面了各人不晓得看啊瓜女娃子,她表示很晕,当然,她一直都很晕。

至于最近陆丰发生的事情,与其将之理解为农民意识的觉醒,不如将之理解为乡团的家族利益冲突好些,如果没有那么强烈的家族关系造就的纽带,恐怕早就被分而抓之,当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只能说这个时候,就是它了。结局嘛,几乎可以料定,土地不卖了,那个开发商自己一边躲着哭,拿回的土地分给村民,带头的几个人多分点钱,但是绝对不会让这些个人搞什么村委会,过几个月了再秋后算账,带头的全抓起来关上个三五年,钱还没花完,人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