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个香蕉,一百个仰卧起坐

昨晚路过东直门桥,看见桥上有一个蒙得严严实实伏地乞讨的老妪,我第一次在北京打开零钱包,把五毛钱丢进了她面前的方便面盒子,桥上的风很大,哪怕是作为一个演员,能出演到这样的程度,也是值得钦佩的。上个星期在金融街建行总部门口,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操着外地口音,问我政法大学在哪里,我一边思考一边回答政法大学不在这里啊……老头已经泣不成声的一边控诉一边掏出两张不知道被复印了多少遍的手写文字,最上面是三个字:起诉书。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我只能听懂一部分,大意是儿子在建行那栋楼上班,被逼得跳了楼,领导不给赔钱,没有人管,起诉无门。我顿时自觉无能为力,暗自转身离去,大都市和小城的区别就在于,每时每刻都有你意想不到的场景上映,而我以前总是乐于记录那些让人感到欢愉的东西。

华为的HR弟弟锲而不舍,我说我要回去问下父母的意见,毕竟一去就是几年,HR弟弟高兴的说好啊那我们年后联系,ORZ。

今天晚上吃了十二个香蕉,再做完一百个仰卧起坐,有点想吐,最近有点暴饮暴食的趋势,花痴MM早上打电话来说她约的私家车计划变动,到西红市当天走不掉,要住一晚才能走,我很High地说好啊好啊不如我们一起住酒店?她说嗯,可以,你打地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