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死去的人,必定是活得不够努力

我一直都是反对吃止痛药的,但是痛到睡不着的时候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我就在不那么痛的时候,坚决不吃。把席梦思抽掉的结果是床板太硬,而且我总是担心薄薄的床板会被我踩穿,棕垫和厚点的木板看起来是很有必要的,棕垫还是很好买到,这个木板,就有点困难了。

以前用索尼的耳机总是会觉得耳朵刺痛而不知道为什么,以为是耳机和耳朵的形状不太吻合,苹果的earpods可以完美的解释这个问题,如果你戴着耳机穿着毛衣然后开始脱毛衣……耳机前端探入耳道的金属网格就会和你的耳膜发生剧烈的静电反应…….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啊啊啊啊……我想,被电棍电到大概就是这个感觉。

这片土地上神奇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种事情,完全不会让人觉得大惊小怪,倒是卖女孩的小火柴让人有一种生活在童话里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共产主义依然会在我的有生之年大放光华,大把的机会等着我们,那些死去的人,必定是活得不够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